70年·手記 | 母親的縫紉機

母親拿起我的裙子走到房間,戴上老花鏡,摸了摸她的“老伙計”,熟練地把機頭從機座里“請出來”,然后坐到了它面前的椅子上。那姿勢,宛如坐到一架黑色的鋼琴前。隨后,她用右手往銀光發亮的手搖器上向下一撥,腳配合著一踩,“嗒嗒嗒”,縫紉機的聲音便回蕩在房間里。
[詳細]
縫紉機_329.jpg
從重處分.jpg

手記 | 假"坦白"換來重處分

“感謝組織及時提醒,拉了我一把……”在參與談話函詢的過程中,我得到最多的反饋便是這樣感激的話。談話函詢是紀檢監察機關開展日常監督的一種有效方式,而在浙江省湖州市吳興區道場鄉錢山下村,原村書記金琦暉卻錯失這樣的機會,以自己的一次從重處分為黨員干部敲響了警鐘。
[詳細]

手記 | 紅石都去哪兒了?

“一個花園水庫的渠道維修怎么需要這么多紅石?”前不久,我參加江西省撫州市臨川區委第四巡察組對龍溪鎮的常規巡察,在查看該鎮的賬本時,一張花園水庫渠道清淤及維修水利工程的驗收單引起了我的注意。 [詳細]
巡察.jpg